他被称为当代徐霞客,曾用八年时间走完整个中国

#2018-11-23# 徒步

来自 江苏

小时候,我们都曾梦想有一天我们能够执剑走天涯,但现实总让我们与梦想擦肩而过。我们都曾发誓要向偶像学习,但也似乎停留在那一刻而已。

可有这么个人,从16岁接触到他的偶像开始,他就始终忘不掉,一直等着一个契机重走偶像路。

八年,5万多公里,两个长征,2400多个市县,150万字,260本日记,189双鞋,这些数字彰显着他与他偶像的重叠,梦想的实现。

他就是——陈亮法,徒步走完了中国,徐霞客的“迷弟”,用自己践行着徐霞客精神。

陈亮法1994年从连云港出发,2005年到达深圳,宣布自己的徒步中国任务完成。长达八年的苦旅,陈亮法领略中国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也记录下了旅途中的各种惊险刺激的故事,甚至还有儿女情长。

1.jpg

徒步经历:

在这段漫长的徒步中,饥饿是陈亮法最常遇到的难题,在渺无人烟的地方行走,没个十天半个月的根本走不出去,有好几次都在死亡的边缘。

97年,他从甘肃入疆,需要走一段无人区,根据地图上距离,陈亮法估计也就是一星期的路程,为了保证不出意外,他准备了十多天的干粮。

结果强烈的高原反应,再加上严重缺氧,使得陈亮法每走一阵就要歇一下。原本一星期的路程走了十多天还没走完,可干粮已经吃完。状态不好的他,只能把目光放在野草、野果和小动物身上。

40天后,当筋疲力尽的他看到牧民时便一下子晕倒在地上,被送到当地驻军医院抢救才捡回了一条命。

除了饥饿,行走在户外,危险也是少不了。只身前往野外,更是感觉人类力量渺小。

99年底,在西藏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支好帐篷本打算睡觉的陈亮法,由于走多了山路,脚上起了血泡,有的血泡烂了。

而没想到的是,血泡发出的血腥味竟引来了两只狼。在空旷的荒漠,凄厉的狼嚎让人毛骨悚然。

好在陈亮法游历多年,虽然有点惊慌,但是立马就镇定起来想办法。狼怕火,照相机的闪光灯可以试一试。果不其然,他拿出闪光灯对准嚎叫声按了一下快门,闪光灯的光强而刺眼,竟然将狼吓跑了。

有了这番经历后,陈亮法在无人区行走时,总会在背包里放上烟花和鞭炮,防止再和狼打交道。

而身处在荒郊野岭,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疾病,因为每一次疾病都可能致命。

2000年1月,陈亮法徒步拉萨的途中,就不幸感染风寒,要知道在高原地区感冒相当致命。

高反加上又缺水使他日渐虚弱,被迫喝下自己的尿液,看着远方,陈亮法以为自己活不过了,他将自己记录的资料用塑料纸一层层包好,写下“陈亮法徒步全国在此遇难”。

他被称为当代徐霞客,曾用八年时间走完整个中国

处理好这一切,全身乏力的他躺在帐篷中准备等死。祸不单行,这时突然帐篷还游进了两条蛇。多日未进食的陈亮法,看到蛇也不害怕,拿起刀就将两条蛇砍死猛吸蛇血,并挣扎着到帐外用火将蛇烤熟吃下去。

陈亮法说他当时太饿了,心想就是死也要做一个饱死鬼。吃过后,他就心无牵挂地睡了。一觉醒来,病神奇地好了。

经历了这些惊险刺激以后,陈亮法在旅途中也收获了温情。

当时陈亮法在新疆想要采访当地人,找了个会汉语的姑娘,当翻译。没想到,后面姑娘爱上了他。然而望着远方和眼前的姑娘,陈亮法纠结了一晚,一大早就走了,留了封信,告诉姑娘自己的心在远方。

当我们看完了陈亮法的故事后,或许会觉得这样的旅途真的是危险横生。但对于陈亮法来说这些惊险,只不过是这8年中沧海一粟,他从死亡中走出来不知有多少次,仅在新疆一地就曾历经8次死亡的威胁。

风餐雨宿,饥寒常在,这都是常事。几年下来,陈亮法从一个健壮的小伙,变成了有各种疾病的人,像什么腰疼、胃疼、关节炎等。特别是和父母打电话的时候,都让陈亮法想要放弃。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也正是心中的那一个执着,让陈亮法坚定的走完了这场旅途。

回溯缘由,陈亮法只是个普通的60后,出生在江苏省的某个小镇,说来也是凑巧,徐霞客也是江苏人。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自从陈亮法16岁看到了《徐霞客游记》的那一刻起,他就想超越徐霞客,把中国再走一遍。

这份念想,在他长大之后,也没有停歇。和人开书店,做资金储蓄,去周边徒步,做体力准备,去南京大学念新闻系、研究拍照和地图。最后在94年,感情的失败,职业的受挫,接二连三的打击,让陈亮法最终选择不告诉父母,背上了25公斤的行囊,开始了人生的新篇章。

也许挫折只是契机,让陈亮法可以走上新的旅程。现在的他不再是当年那个失意的年轻人,他翻越过高山,度过了无人区,淌过了河流,成就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他说,如果生命不息,那我的徒步就不止。当你遭遇挫折时,一场无畏的徒步旅行也许是上天给你的一个新的指引。


浏览:402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