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公里越野跑中的“头号玩家”

#2019-04-08# 越野

来自 四川

“现在是决定生死的时刻,不要犹豫,一起往下跑!”钧月对身边同伴喊出这句话时,山洪已经没过了她的脚踝。此时,他们正处在贡嘎山一处小山坡上,眼前耳边充斥着电闪雷鸣。钧月当机立断,带着另外两位伙伴往山下公路冲去。

这是发生在2018年8月20日凌晨的一幕,钧月正处在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倒数第二个与最后一个CP点(百公里越野赛中的打卡点)之间。此时距离开赛已过去19个小时,通往成功的大门将在9个小时后关闭。

这是一个成都百公里越野跑“头号玩家”的故事:选手自带装备(头灯、帐篷、补给品等),在规定时间内到达终点,最先到达的玩家会有高额奖金。此外,赛道中间还会设置若干CP点,每一个CP点间都设置了关门时间,如果你无法在关门前到达,那你也会被淘汰。赛事一旦启动,不论经历什么艰难险阻,不眠不休,都不能后退,直到比赛结束。

1、百公里越野跑中的“头号玩家”

当你开始挑战42公里马拉松的时候,已经有人将阵地从城市转到野外,玩起了百公里越野跑。

从Vibram香港100公里超级越野跑,到TNF100北京国际越野跑挑战赛,再到四川,这项有别于传统马拉松、十几年前从国外传到国内的比赛,跨过时空障碍,直到4年前才在川内真正兴起。

2015年,98名百公里跑者和近100名50公里跑者沿逆时针方向出发,拥上尚未经水泥硬化的赛道,第一届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开跑。

贡嘎山一周大约300公里,赛事承办方——四川省登山协会将整条路线分割成三个一百公里,选手分三年时间跑完整个贡嘎。高敏是四川省登山协会副秘书长,已连续四届担任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裁判长,在他看来,四川发展百公里越野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四川的户外条件在全国来讲都是数一数二的,山地资源多,气候也比较适合。”

高敏说,“贡嘎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对外开放的第一批山,那时候就吸引了很多国外的登山者前来徒步观光,自带‘明星效应’。”

贡嘎山平均3500米以上的超高海拔,让四川省登山协会对选手身体素质作出了更高要求:不仅要有马拉松的完赛记录,选手的体检报告还必须在三个月以内。起初,这只是一项属于少数人的狂欢。

即便门槛在不断抬高,百公里越野跑玩家还是突破了最初的马拉松圈,慢慢延展到更广泛的群体。高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每一年的报名人数都在剧增,“去年报名消息发出去后,半天时间我们就收到了600余人的报名申请,最终我们在千余人中挑选了120人参加百公里越野跑比赛。”

钧月就是其中之一。

2、赛事热门与高山救援“短板”

33岁的钧月是名副其实的成都百公里越野跑“头号玩家”。而在2015年,她还只是一名婚纱设计师,这之后,她从一个马拉松跑者逐渐蜕变成资深百公里越野跑玩家。仅去年,钧月参加的大小越野跑比赛近40场,百公里级别的就有近10场。

在结束2018年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后不久,钧月参加了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区举行的TOT DRET越野赛,以40小时22分的成绩拿到了女子年龄组冠军。

即便参加过国内外众多赛事,钧月对贡嘎山依然有着特殊感情。钧月对去年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经历的山洪记忆犹新,在雨中被困约二十分钟后,四川省登山协会救援队到达,两个小时左右,山上剩下的三十余位跑者悉数被救援队带到安全位置。

组委会最终决定中止比赛,并将最后三十余位玩家都视为完赛。对于中止比赛这件事,钧月觉得“组委会很人性化”,因为“完赛与否并不重要,而生命只有一次。”“因为去年比赛路线靠近公路,所以救援速度很快。但如果是无人区,那么救援速度将大打折扣。”钧月说出了她的担忧。

这样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就在2015年,选手们凌晨五点从起点出发,中午十二点,正在翻海拔4600米垭口的选手迎面遭遇了暴风雪,救援只能靠人力担架。“天气是影响越野跑的一个最大因素,高山救援一直是国内百公里越野跑面临的最大难题。”高敏说。

钧月提到,她去年在意大利参加的TOT DRET越野赛,赛道全在山区,选手补给都靠直升机空投。她在比赛途中亲眼见证了国外救援队速度:一位中国选手发现一法国选手受伤,与组委会联系后,20分钟后直升机就到达现场,再过20分钟伤员就被移送至医院救治。

“安全保证是中国越野跑的弱项,目前不能直接调用直升机救援。”高敏告诉记者,在四川,山地救援工作大部分都由四川省山地救援队承担,这只限于部分顶部正规赛事,事实上,一些赛事公司承包的越野跑比赛,“保障并没有那么到位。”

“据我了解,一些赛事公司开始尝试签约直升机救援。”钧月认为,目前国内在努力提升救援水平,但“还需要时间”。

3、四川的“头号玩家”适应性更强

自2017年开始,中国百公里越野跑呈井喷式发展,各个城市各种项目层出不穷,对于玩家来讲,赛事方的服务水平是吸引他们参赛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下,国内每周都有不同规格的越野赛进行,但在钧月看来,一些民间组织如若不具备相应能力,就会导致安全、纠纷等一系列问题,“这是国内行业还没形成规范的原因。”

不过,钧月每年还是能感受到国内比赛的进步,甚至觉得某些比赛做得比国外还要好。“国外补给品比较单一,而国内某些比赛的补给更加多元有趣。比如金堂越野跑,跑完了还可以在补给点烧烤、吃串串火锅。”这在钧月看来,算得上是特色服务。

想要拿到百公里越野跑“头号玩家”的入场券,并不是那么容易。参加一场百公里越野赛的时间成本大概在5天左右,加上报名费、装备、训练等花销,仅一场比赛就要花费玩家5000元左右的成本。时间与财务上的相对自由,成了百公里越野赛的一个玩家自动筛查器。

此外,目前国内越野跑只是借鉴了国外的积分制,但没有一个完善的体系,很难对运动员级别进行评估,这导致专业从事越野跑的运动员少之又少。钧月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没有一支完整的越野跑队伍,而将越野跑作为一个运动项目的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都有一支专项训练队来参加国际范围内的比赛。直接的表现在于,钧月所参加的小巨人之旅(意大利一项著名越野赛),7年前才第一次有中国选手参加。

即便如此,钧月认为国内选手的水平并不比国外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中国玩家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在各种越野跑盛会、男子女子不同组别中都有中国选手夺冠,越来越多人知道中国人也在玩越野跑。”

在四川范围内,从高敏提供的信息来看,历届环贡嘎百公里越野跑中,四川选手的完赛率在70%以上,另一方面,报名参加的一、二十个外国人里,仅有一两人可以完赛。

高敏认为,川内跑山地越野赛的选手在全国来讲都是很厉害的,而国外选手完成度较低的原因在于川内比赛难度大。“贡嘎山起点就在3500米,而国外大多数山峰最高海拔只有2、3000米。”

有意思的是,相比其他地区的越野跑玩家,“四川玩家真的是玩家,很多四川玩家会想着怎么吃,怎么玩,怎么旅游,比赛只是他们的计划之一。”钧月笑着说。

4、业内观察:赛事可带动地方旅游与体育产业发展

不止是参与比赛的玩家,赛事方想要拿到“入场券”也绝非易事。

举办类似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的比赛,所花费的经费都是百万级别,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政府承担了大部分支出。如何将越野跑赛事变得更加商业化,高敏认为这是国内越野赛的发展难题。

对标知名的法国环勃朗峰越野跑,高敏将国内越野跑比赛形容为为“中国保姆式比赛”。“环勃朗峰越野跑的很多CP点都在村庄,比赛期间运动员吃住都在当地人家中,完赛后获得的纪念品也是当地人手工雕刻的木制品,这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政府在其中只充当了资源协调的作用。”而在国内,赛事方不仅要承担选手食宿,还可能要承担运动员交通。高敏表示,目前政府经济上的支持在慢慢减少,“以政府为主导,寻求赛事公司赞助,走向市场化是国内越野跑比赛的发展方向。”

凯奥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刘文瀚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告诉记者,在法国瑞士的阿尔卑斯山,当地人利用阿尔卑斯山的冰雪和户外山地资源,开发出一整套产业,由越野赛带动的“冰雪产业”商业化运作就非常成功。他认为国内某些有着优质户外资源的景区也可按照类似方向发展,进行山地旅游开发,对文化及概念进行长时间输出,最终发展出自己的产业体系。

目前来看,国内越野跑赛事,主要由以中国登山协会为代表举办的顶部赛事和民间组织的赛事组成。顶部赛事可以满足高阶玩家需求,民间赛事可以培养更多大众普通玩家。一场越野跑比赛的成本支出主要由探线(探索开发比赛线路)、物料制作和运输、医疗安保等公共资源、选手服务及高山救援组成,其中,探线和高山救援两项成本最大。而从收入来看,一场越野跑比赛的收入主要由选手报名费、政府补贴和商业赞助组成。选手的报名费对比赛而言微乎其微,要想成功找到商业赞助,则是“非常困难的”。刘文瀚告诉记者,顶级户外品牌更愿意赞助北上广等地区的精品赛事,因为这些地区人口密度高,交通、时速、传播一体化,赞助这些精品赛事可以为品牌方带来最大的经济回报。

目前在川内,包含环贡嘎百公里越野跑、skyrunning、环四姑娘山、环阿拉神山等比赛在内,一年越野跑大小赛事大概在30场左右。纵使有数量不少的比赛,刘文瀚认为这些赛事还是缺乏显著性。在他看来,如何在小事件、小细节上形成影响,让选手喜爱这项赛事,用时间积累忠实玩家,最后变成顶部赛事,是赛事公司在未来新一轮洗牌中避免淘汰的出路。

而对于今年的环贡嘎山百公里越野跑,高敏透露或将尝试200公里越野跑以满足高阶玩家,同时还会加入5公里亲子欢乐跑、15公里越野跑等项目,来满足更多大众化需求。

刘文瀚认为,四川百公里越野比赛场地与成都有空间上的距离,相关赛事不能借由“成都名片”走向市场,也是制约百公里越野跑发展的一个原因。

但另一方面,在跑了十几场百公里越野的钧月看来,成都作为衔接外地与川内越野赛事的一个中转站,政府提出的打造赛事名城,倡导全民健身,鼓励民间品牌赛事发展,也促使如越野一类的优质赛事品牌出现。而这些赛事品牌通过对四川周边山地资源的挖掘探现,推出的精品赛事,包括对龙泉山、金堂等路线的开发,也吸引着全国各地越野玩家踊跃加入。

浏览:61
Loading...